rss 推薦閱讀 wap

泗縣信息港,泗縣論壇,泗縣房產網,泗縣人生活網,泗縣綜合門戶網站!

熱門關鍵詞:  卡瘦  云南  as  自駕游  xxx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務營銷 微商創業

火闌珊處人間煙火味——掃描慈溪“夜經濟”的打開方式

發布時間:2021-02-12 22:42:41 已有: 人閱讀

  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意識到,在全球疫情及對外貿易尚存諸多不確定因素的當下,一個國家乃至一個地方唯有更高效、更強有力地拉動內需,才能更好地實現穩就業、穩民生這一宏大的民心工程。而“夜經濟”不但能在時間上實現無限延伸,更能在空間上實現無縫對接,它就像一把標尺,既能衡量出一個城市生活質量、消費水平及投資軟環境的開放度,還能探測出當地經濟、文化等諸方面發展的活躍度。

  那么,如何用更有效更易于管理的打開方式擴大夜間消費,如何瞄準老百姓的真正需求從供給側充分釋放“夜經濟”的巨大活力?如何在拉動消費升級的同時,為“夜經濟”注入更多的暖色調?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近日進行了一番調查和走訪。

  5月17日,星期三。下午3點,手機上的氣溫顯示為36℃,上林坊步行街美食攤位的大部分攤主們便開始忙碌起來了。他們一邊準備著食材、碗筷桌椅,一邊抹著汗水偶爾招呼一下經過自己攤位的行人。“老板,要不要來一碗?正宗四川涼皮咧……”“烤豬蹄,怎么樣,嘗嘗?”

  當然,他們知道,現在還不到時候,大量的吃貨還未下班。偶爾的吆喝只是為了清清嗓子,抑或是夜幕降臨前的預熱。

  臨近傍晚6點,氣溫降到30℃以下,夕陽與燈光交相掩映的步行街上,行人漸漸多了起來,第一波吃貨到了。

  放眼看去,這些吃貨中的大多數都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他們或戴著口罩單獨成行,或三五閨蜜嘻哈打笑簇擁而來,或挽著戀人竊竊私語,但他們的目光卻幾乎都沒離開過那一個個各具特色的小食攤。

  6點半不到,面筋、烤串等幾個攤位前的小方桌已經坐滿食客喝起了啤酒,而山東老楊雜糧煎餅攤位前則已經排起隊來了。

  7點左右,第二波食客也涌進來了。這一次有了孩子們的身影,年紀稍大一些的“80后”也多了一些,但主流還是“90后”。稍有變化的是,第二波涌進的吃貨中,似乎對龍蝦有著更多的偏好。

  但龍蝦的“主戰場”并不在上林坊步行街,而是在孫塘北路一帶,而且時間也還得往后推,夜越深越紅火。當天晚上8點半左右,記者一路走到孫塘北路,那里的數家龍蝦館已是熱鬧非凡。

  “在慈溪,有一種夜生活叫孫塘北路。”數年前,已經有人說過這樣的話,今年的這個夏天,孫塘北路的夜生活雖然未及往年全盛時的熱辣,但在閃爍的霓虹間,香吧島、兄弟龍蝦、風暴龍蝦、七星天等數家名聲在外的龍蝦館早已是座無虛席。

  “送走一波又來一波,差不多每天都是這樣。”兄弟龍蝦館的服務員一邊忙碌地招呼著客人,一邊應對著記者的問話。探頭看去,里面的一桌桌食客正埋頭饕餮,一邊撥弄著蝦頭蝦線,一邊吮指、喝酒、說笑。

  和上林坊那邊不同,這里食客的年齡結構涵蓋面要更廣一些,除依然占主角的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外,30多歲的“80后”和腆著肚子的“70后”甚至“60后”也占據著三四成的比例。

  吃吃喝喝,讓這個東部濱海之城彌漫著不一樣的人間煙火。但它并不是慈溪夜生活、夜消費的全部。在此之前,那些在銀泰、華潤萬家、大潤發或三北大街、國道兩旁商店淘貨加納涼的市民多已滿意而歸;在此之后,一些吃喝盡興的客人們則會向散布在城區東南西北的數十家娛樂城的KTV、酒吧匯聚,而那些賓館、私人 74546545、網吧或足浴店也會迎來一波又一波客人……

  上世紀80年代后期,老解放街以老三北市場為軸心的周邊,慈溪夜市便在自發狀態下悄然而生。彼時正年輕的張先生還記得,那個時候,改革開放的春風讓一些膽子大一點的年輕人躁動起來,“有人悄悄地趁著月色擺起了地攤,出售服裝和小吃。后來,人氣越聚越旺,大約在90年代初,這里形成了慈溪第一個夜市。”張先生說,那個時候的慈溪年輕人,最奢侈的夜生活無非是約上心儀的對象看一場電影,然后三五好友覓一個小食攤喝上一兩杯新鮮卻還不怎么適應的“味道怪怪的”啤酒。這個時期,正處于起步階段的慈溪夜市雖然稍顯突兀和單調,卻無時無刻不展現著它的生機與活力。

  1992年以后,隨著改革開放力度進一步加大,東部沿海省會招商引資納才聘能等一攬子政策逐步放寬,魅力四射的慈溪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從全國四面八方涌來。有年輕人聚集的地方就會閃爍夜生活的燈光。從那時候開始到2001年前后,真正意義上的三北夜市已經從雛形走向相對成熟,除夜攤小吃、服裝、零售小商品外,盛極一時的東門橋露天卡拉OK,以及應接不暇的酒吧、KTV、舞廳等逐漸走向本土化、規;。2001年8月,記者曾在當時的慈溪日報周末版刊發了滸城夜生活系列報道。當時三北夜市已有固定攤位260個,日均客流量超過2000人,最晚散場時間能持續到深夜11點以后,每個攤位每月平均能賺2000元左右,遠超當時上班族的平均工資。

  此后幾年,慈溪夜市雖有發展,但由于城中村改造和城市規模擴張太快,本已成形的三北夜市受到一定程度沖擊,本來相對集中的慈溪夜市呈現出分散的勢頭,老商都、烏山路、金山、擔山、西洋寺一帶雖然也曾熱鬧過,但終究體現不出集約優勢,所以那時候一些慈溪人為了追求更高品質的夜生活,不惜開車跑到寧波甚至更遠的杭州消費。

  轉機出現在2012年以后,隨著上林坊夜市由冷清到興旺,以及銀泰、保利等綜合商場逐漸出現,慈溪夜市產品慢慢鋪開了集約化經營之路;特別是近幾年來,隨著吾悅廣場、愛琴海等綜合體的強勢加入,孫塘路南北兩端夜店的增多,體育中心、大劇院的建成開放,以及東觀海衛西周巷兩冀的崛起,慈溪人的夜生活總算走出瓶頸,有了一些從早期夜市地攤發展為多元夜間消費市場,內容涵蓋“食、游、購、娛、體、展、演”等多方位轉變的跡象。

  一路走來,不斷增強的經濟實力和不斷提升的人民生活水平,推動著慈溪“夜經濟”一步步向前發展,它就像一面鏡子,折射著社會的變遷,也反映出老百姓生活質量和精神文化的不斷提升。

  你手里的錢是白天花得多還是晚上花得多?無論是記者通過網上調查,還是面對面訪談,超過70%的“80后”“90后”和“00后”都回答晚上花得多。“早、中餐要么在家里吃,要么在單位吃,而且白天大家多在工作狀態下,消費的并不強烈。只有下了班,叫幾 個朋 友去 嗨皮 一下,不知不覺就刷單了。另外,臨睡前,我和大部分人一樣,總會翻翻手機刷刷屏,看到心儀的東西自然會手癢下單。”去年剛畢業參加工作的王嵐對記者說道,當著記者的面,這位年輕的女孩查了一下自己的賬單,驚嘆說她卡里的錢超過80%是晚上“劃”出去的。

  為什么晚上特別喜歡花錢?得到的回答大多是:“因為高興”,“想放松,沒有其他理由”,“因為和朋友們在一起”,“白天掙,晚上花,就這么簡單”,“釋放壓力”,“晚上的時間更充裕,來得及挑挑揀揀、磨磨蹭蹭”,“因為白天是用來工作的,晚上是用來享受的……”“70后”徐先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夜晚消費挺符合中國人的消費習慣。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現在大家差不多都知道,從健康的角度講,晚上不能吃得太多太好,但大多數人的應酬和人情交往還是會安排在晚上,無論時代怎么變,有些根子里的東西是變不了的。”

  你認為自己在夜間消費中,理智的時候多還是即興消費的時候多?這個問題對中老年人而言,回答的結果不算十分扎眼,但在40歲以下的年輕人中卻幾乎是一邊倒,“當然是即興消費的時候多了,你難道沒聽說過千金難買心頭好嗎?喜歡了就買,其他的再說吧。”上林坊一位正在享受甜品的女孩笑著說道。其實,在前不久本報關于年輕人消費觀的調查中,類似的問題也是這樣的答案。

  夜間消費停留的時間有多長?這個問題不但跟年齡層次有關,而且跟個人的偏好相連,比如喜歡逛夜市的人群基本在3小時以內,喜歡宵夜的人群則超過3小時,“如果是周末,吃完飯再約上幾個朋友去飆歌,那差不多就是大半夜了。”學生時代學過聲樂的女孩張婷笑著說道。

  每年花在夜生活上的錢有多少?這個問題“90后”都不大愿意回答,只有幾個記者熟絡的“80后”和“70后”朋友在被“逼”的情況下透露說“3到5萬總還是有的”。“早幾年,我們有一個小圈子,一星期有兩三個晚上要聚在一起吃飯喝酒吹大牛,不折騰到凌晨一兩點不去睡覺。這兩年,生活中羈絆的事情多了,聚會明顯少了些,但每個月聚一兩次還是有的,再加上其他應酬,所以,花個三五萬也屬正常。”沈先生回答道。

  你在慈溪的夜生活包括哪些方面?記者在網上進行了一個小范圍調查,“吃飯宵夜”毫無懸念地獲得最高票,其次分別為:上網、唱歌、足浴、泡吧、購物(逛街)、看電影(看表演)、桑拿、跳舞……“其實我更喜歡夜游,但慈溪沒有幾處適合夜間開放的景點,所以很遺憾。”網友“陌上花開”在留言中說道。

  慈溪“夜經濟”的體量有多大?記者目前尚未看到精確的統計數據,但它對拉動內需的作用卻是不言而喻的,特別是在這個特殊的年份,“夜經濟”可謂一頭連著消費端,一頭連著生產端,如果能乘勢而上,必將更有力地推動新舊動能轉換,進一步實現消費快速升級。

  當然,要做到這一點,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并不是沒有,比如:“夜經濟”如何瞄準老百姓的真正需求,釋放更多活力?如何在拉動消費升級的同時,為“夜經濟”注入更多的暖色調?這些問題,涉及到升級轉型的方方面面,甚至可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系統工程。

  好在,近日發布的《寧波市加快發展夜間經濟實施方案》為我們指明了方向。該方案指出,為繁榮夜間經濟,培育壯大夜間消費新熱點,促進消費回補和潛力釋放,全寧波將優化夜間經濟地標商圈、夜間經濟特色街區、夜間經濟15分鐘商貿便民服務圈這三大空間布局,圍繞夜間購物、夜間美食、夜間娛樂、夜間旅游、夜間文化及夜間體育等六大消費領域,實施一系列重點工程,同時把發展夜間經濟納入城市發展總體規劃,強化夜間公共交通保障,試點開通旅游公交專線,適當投放城市旅游觀光公交車,研究夜間錯時停車、臨時停車、停車費優惠等,鼓勵企事業單位、商務樓宇的自用停車場夜間向社會公眾開放等。

  但這些政策措施目前尚處于宏觀層面的方向性指導。記者在采訪調查中發現,對慈溪而言,一些相對微觀或者說更實際、更具體的問題卻不容忽視:

  如何讓老百姓有錢花,而且舍得花?突如其來的疫情影響的不僅是老百姓眼前看到的東西,而且還影響著更深層次的心理層面。“信心比黃金還重要”,如果能通過一些實實在在舉措許老百姓一個看得見的未來,那么“夜經濟”發展的“心理關”便會不攻自破。

  如何解決便利性和有序性的矛盾沖突?對消費者而言,當然是越便利越好,但對周邊的居民而言,消費便利則可能帶來噪音、排污、垃圾分類等諸多問題,而這些問題如果只是一禁了之、罰款了事,又不利于“夜經濟”的發展壯大,所以,管理創新和貼心服務勢必顯得尤其重要。

  如何引導標桿品牌避免同質化?慈溪人的趨同心理在寧波是出了名的,這種心理的優勢是可在較短時間內促進某種消費的快速增長,但缺點也很明顯,那便是同質同品類商家開店快淘汰也快,不利于標桿品牌的建立和發展壯大。

  如何發展鄉村、小鎮的“夜經濟”?目前,慈溪城區三個街道的“夜經濟”確實發展不錯,觀海衛、周巷兩翼齊飛的態勢也較明顯,但要想讓慈溪“夜經濟”實現質的飛躍,就應該為鄉村、小鎮“多點開花”的局面注入更多動能。

  如何補上文化這塊短板?“夜經濟”的表象是吃喝玩樂游購娛,但它的深層基因是文化。為什么這些年慈溪“夜經濟”總是顯得不溫不火,除布局相對分散,消費項目趨同等一些大家看得見的因素外,還有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慈溪夜生活的文化味實在有些相形見絀。如果這一次在國家大力推動“夜經濟”發展的契機下,我們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想辦法補上文化這塊短板,那么,慈溪的“夜經濟”必將獲得更持久更良性的發展。事實上,我們應該有這方面的底氣,因為大劇院、新博物館已經落成,而千年鳴鶴場以及方家河頭、老觀城也會給我們更多的想象空間。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務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縣信息港 www.umliulmw.buzz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14

電腦版 | wap

广东麻将打红中鬼技巧 理财软件 og视讯真人app下载 北单还可以网上购买不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遗漏查询 数字货币第二之争,就是瑞波币和以太坊的争斗!-新闻资讯 四川时时彩开奖号码一Welcome 22选5最大中奖金额 福辽宁35选7开奖结果彩 湖南福彩 七星彩开奖时间 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表 六红球斯诺克比分直播 单机捕鱼达人最旧版本 山东时时彩开奖视频一点击进入 南粤风采26选5走势图表